《摩登时代》:数位搜寻时代的监控反思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0L素生活628人已围观

《摩登时代》:数位搜寻时代的监控反思

试读连结

近日以来立法院监听丑闻闹的沸沸扬扬,刚好跟我手中这一本《摩登时代》遥相呼应,现实生活中,监听是司法单位追蹤(疑似)不法的工具,在网路的虚拟世界里呢?不知不觉地,「搜寻」也成了追索我们每一个网路个体线上行为的重要依据。

《摩登时代》是一本主题紧扣着「搜寻」的推理小说,故事里,搜寻不但是资讯蒐集的重要工具,更是掌控讯息出口甚至引发杀机的起点(为了不破梗爆雷,细节就暂此打住)!

对比「电话监听」与「监控搜寻」,个人认为,或许监控搜寻甚至还更胜一筹。怎幺说呢?监控通话或许能够在事件发生当下提供讯息,但是,监控「搜寻」则可能更进一步掌握我们每一个人脑袋酝酿中的思想,行动网路普及之后,永不离身的手机,还可以进一步强化搜寻掌握人心的力量!

这让我想到,过去在日本採访Google搜寻第一把交椅的资深搜寻工程部门资深副总Amit Singhal时的这一段,当时他侃侃而谈自己对于搜寻未来的期待,认为未来的搜寻其实要比现在更聪明、更了解人,甚至要在使用者进行搜寻之前,就提供相关的资讯,当时他打了个比方:

在前往日本之前,Singhal的儿子请他带日本职棒的纪念品,而他期待的搜寻,就要自动记录这样的需求,并在Singhal距离最近的职棒纪念品店时,主动提醒他绕道购买礼物。

一个月前我人又到了东京,没想到,我似乎窥见了这样的未来景象。

飞机一抵达羽田机场,入境后我自动化的打开手机,进行漫游连网设定,一接通,我便惊讶了!Google Now立刻自动报告了前往饭店的路况,而且更惊人的是,它指引的目的地,正是我两年前在东京下榻的饭店!虽然我这次不住在同一个地点,但我已经深刻感受到Singhal描绘的未来,的确已在我们的眼前发生……。

《摩登时代》中,一再提醒主角抽丝剥茧的一句话就是:「人一旦遇到不懂的事,会先做什幺?『答案是上网搜寻』」。换句话说,键入搜寻关键字,就是向搜寻引擎的自我招供,想买什幺、想去哪里……,掌握关键字,就有机会分析出一个人的行为,甚至是还没付诸行动的意象。

如果,Google描绘得是关于搜寻的良善面,那幺《摩登时代》叙述的,就是搜寻黑暗丑恶的其中一面吧,或许也有人会狐疑真有这样的可能吗?那幺就让我再节录一段书中的对话:

「别傻了,任何事情背后都有黑暗面。複製人技术当初也说只使用在医疗及脏器移植上头,后来还不是被拿去进行人体实验及强化军队。同样道理,天晓得政府设置那个侦测器的真正目的是什幺,还是小心为上。你想想,只要调查我骑机车每天所走的路线和时间,就能分析出我的生活规律了吧,所以我经常改变骑车路线呢。你不觉得无时无刻不受到监视,看到别人对你露出『你的底细都被我摸透了』的表情,感觉很不舒服吗?」

搜寻加上手机加上满街、满乡镇林立的监视器,这样的监控所可能带来的负面效果,早就有各种电影演给我们看了;《全民公敌》、《鹰眼》都是这样的故事。但如果真是如此,或许我们又会问,难道以后就不搜寻了吗?身在层层叠叠网路服务中的我们又该如何自处?

书中的这一段,虽然看起来有点像风凉话,但却也的确稍稍抚慰了我的焦虑:

「情报技术不断进步,人们对情报也愈来愈神经质,于是拚命想隐藏个人情报,努力不让情报外洩;而另一方面,也有人拿情报做为商品,利用情报。大家都误以为这个世界是仰赖情报在运转的……但是,因为人并不是由情报组成的呀。不管搜集再多情报,也无法拼凑出一个人。反过来想,一个人不管洩露再多情报,也不至于死掉呀。」

人是由什幺组成?其实说穿来人还是血肉之躯,情报、资讯其实都是现代社会对人的附加定义,我们是谁?科技并不会改变我们每一个人的核心价值,科技能掌握的,不过也就是我们身为人类的轮廓而已。别忘了,科技只是工具,如何使用也完全掌握在人们自己的选择。

最后也想提一下《摩登时代》的作者伊坂幸太郎,他是在担任系统工程师时开始投稿文学奖,并在2000年以《奥杜邦的祈祷》获新潮推理俱乐部奖,2003年更以《重力小丑》一书获直木赏。

伊坂幸太郎之于《摩登时代》,恰恰与近日爆红的《半泽直树》原着作者池井户润之于《我们是泡沫入行组》遥相呼应,两人都是站在职涯的专业背景上,延伸出亦实亦虚的故事,读来也更具说服力。

《摩登时代》
书籍资料
立即试读

相关文章